• 视频
  • 文章
观看记录 清空
用户登录 关闭
账号
密码

爲了1000元钱迷昏老妈

2020-08-06 04:40:25 不伦恋情 5510阅读
我来说说我的真实经曆,我叫志远,今年24岁,1995年生人,我家在辽甯的钢铁之都—鞍山,退伍回来通过考试被安置在自来水公司工作我生活在一个离异家庭,我和我妈一起住很多年了,我妈叫朱娜,1973年生人,是市铁东医院的一名护士,身高160cm,体重110多斤,长相一般,梳着一头烫过的短发,但是我妈有个特点就是皮肤比较白,所以还算比较耐看,没老的那麽明显。而我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绿妈爱好者,我有这个癖好已经有两三年了,总是意淫妈妈被陌生人操,可是我知道要想把这些想法变成现实几乎不可能,妈妈是个很保守的人,不可能在这个年纪还能自愿与外人发生关系,所以我就只能想想而已了,而我从没想到这个想法居然会成爲现实。就在去年也就是2018年5月份,我在QQ加了一个绿母群,我把我的群昵称改成了"好想真实绿妈",没想刚过两天,有一个人申请添加我爲好友,他的网名叫"熟乐无穷",我一看他的地址顿时好奇心上来了,原来他的地址也是辽甯鞍山,于是我就通过了,通过之后这个人自我介绍说他叫杨松,今年33岁,自己开了一家沛芝堂连锁药房,说可以帮助我实现绿妈的想法,他让我介绍一下我妈妈的情况,我就把我妈照片给他发过去了,把我妈基本情况跟他说了,他对我妈的长相非常满意。聊到这裏,他说想加我微信,于是我俩就互相加了微信,又过了两天他说想约我见面聊,于是在一个周六的晚上我俩约在我家楼下的美国加州牛肉面见面,大约五点半左右,他开车来了,我仔细打量这个杨松,身材挺胖,身高有180cm多,咱俩各点了一碗面,就开始聊了起来,我就问他怎麽才能操到我妈,他猥琐的一笑,说他有迷药,可以迷晕我妈妈,到时候就可以爲所欲爲了,我听了心头一亮,因爲我以前从来没有这麽想过。但是我仔细一想,又觉得不妥,这麽做的话,药物会不会对我妈的身体有伤害啊,老妈会不会中间醒了啊,这都是问题。于是,我就把我的顾虑跟他说了,他笑了,拍拍我的肩膀说:"你放心吧,我干药剂这行好多年了,这个说白了就是强力安眠药,偶尔用一次对身体根本不会産生副作用,而且可以保证6个小时深度睡眠,根本不会醒!"听了他的话,我还是觉得不放心,于是我说我回家考虑考虑吧,再给你答複。过了三天,他在微信上微我,问我考虑的怎麽样了,这次他说事成之后可以给我1000块钱,这是令我没想到的。虽然我总是幻想着妈妈被别人干,但是一旦实际操作我真的是心裏害怕啊,所以我考虑再三跟杨松说,把我妈迷晕之后,你只能亲亲,摸摸,舔舔玩弄我妈的身体,但是不许插进去性交。杨松刚开始不同意,说这样太没意思了,我说我的底线只能到这了,你不同意那就算了吧,后来他还是答应了。于是我俩就开始研究具体的行动时间,我们把日子定在了6月18号的晚上,这天晚上晚饭后,杨松开车来到我家楼下微我,我就下楼了,在车上他递给我一个小纸包,我打开一看是两粒小白药片,他告诉我要把这两粒药片碾碎了,放到水裏就行。他说他在楼下车上等我的消息,我就上楼回到家裏,按照他说的把这两粒药片碾成粉末放进了我妈喝水的杯子裏,之后和往常一样我就在自己屋裏玩手机,妈妈在她的屋裏看电视,大约到了八点半左右,我仔细一听,妈妈那屋除了电视的声音,没有别的声音了,我就悄悄的来到妈妈的房间门口,一看果然妈妈躺在床上,眼睛闭着,好像是睡着了,我走进去,拍拍我妈的胳膊,喊了几声,完全没有反应,我心裏一阵激动,心裏想着这个刺激的时刻终于要来了,我赶紧回屋用微信叫杨松上来,我家住四楼右门,也就一分锺,传来了敲门声,我打开门一看是杨松,杨松说:"你妈睡实了吗?"我说:"睡实了,我拍了好几下都没反应,你放心吧!"我和杨松来到了妈妈的房间,杨松眼睛都直了,来到我妈的床前,拍了我妈两下,果然没反应,于是杨松俯下身,吻上了妈妈的嘴唇,吻了几下,依然没有反应,于是杨松沖着我兴奋的说:"那我就不客气了。"于是他开始兴奋的喘着气,快速的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个溜光,这时他两腿之间的大鸡巴已经翘起来了。我妈穿着一个吊带背心,下身光着脚,穿着一个到大腿根的短裤,杨松把我妈的衣服也全都脱掉了,这时两个人都一丝不挂了,我这也是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老妈的裸体,我的鸡巴也有反应了,我赶紧掏出手机打开录像功能,开始录着这这刺激的场景。这时的杨松整个人压到了妈妈的身上,嘴直接吻上了唇,使劲的吮吸,他用手撬开了妈妈的牙齿,嘴又吸了上去,可以清楚的看到妈妈的舌头被他吸到嘴裏。他庞大的身躯与老妈娇小的肉体形成鲜明的对比,他大约亲了五六分锺,嘴离开了妈妈的唇,他时他双手开始揉捏着妈妈的奶子,同时用嘴亲吻着妈妈的耳垂,脖子,说实话我妈妈的奶子不大,因爲妈妈不是那种丰满型的,所以杨松的大手摸着妈妈的奶子感觉不是很赶劲,接着他又开始用嘴裹着妈妈的两个乳头,他的动作力度都很粗暴,我真怕他把妈妈搞醒了,于是我提醒他动作轻点。而他太投入了,完全已经不理会我的劝告可,这时他已经把精力转移到妈妈的下半身,他开始舔妈妈的大腿,小腿,老妈的腿不得不说确实白,舔着舔着,他突然拿起妈妈的右脚放到嘴裏舔,没想到这家伙还是个恋足癖,妈妈的脚很小,只有大脚趾头涂着红色的指甲油,他挨个的把每个脚趾都裹了一遍,而后把整个脚尖都含在了嘴裏,另一只手在撸着鸡巴。右脚舔完了就开始舔左脚,这时他撸动鸡巴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,最后他低吼一声,射到了妈妈的膝盖上。我在旁边一直拿手机录着,这个香豔的场面比看任何AV大片都刺激,看着妈妈的肉体被亲、舔真的太刺激了。我的鸡巴也硬的不行了,我赶紧把它释放出来了。我以爲他射完就完事了呗,没想到还没完,他把老妈身子翻了过来,把两条腿跪在床上,把屁股高高的撅了起来,接着他用手扒开两瓣屁股,居然把头埋了进去,开始舔妈妈的逼和屁眼,这家伙真够重口味的,也不怕臭。看着他埋头苦干的姿势,我兴奋到极点了,终于没控制住,射了出来。他大约能舔弄了十分锺左右,终于又射到了妈妈的屁股上,射完之后,他点了一只烟坐在床边喘着粗气,好像很疲惫的样子,这时我赶紧拿纸巾把妈妈身上擦干净,再给妈妈穿上衣服时,我也顺便摸了几下奶子,很柔软,摸起来很舒服。把妈妈的衣服穿好,一切恢複原状之后,杨松果然临走时用微信给我转了1000块钱,这哥们还真的说话算数。我把他送走之后,回到自己的房间,我又重新观看了一遍整个录像,第二次射了出来,后来我也迷迷糊糊睡着了。第二天早上妈妈起来后,只是说头有点晕,完全没有发现异常,我没用妈妈做早饭,自己去街上吃的早饭。这件事过去之后,终于是满足了我绿妈的变态癖好,我也在没有迷晕过妈妈,我跟杨松也渐渐失去了联系,而我手机裏那段精彩刺激的短片我会永远保存,当做我打飞机的素材。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广告合作邮箱:zxavmb@gmail.com

RSS订阅  -  百度蜘蛛  -  谷歌爬虫  -  网站地图

© 2020 www.ronron.cc Theme by 91ron原创国产,91国在线产视频,国产91秦先生系列,91ron原创论坛